微 信 掃 一 掃
消費稅征收將后移 中金公司:抑制最終消費和商品銷量
發布時間: 2019-10-25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  作者: 每經記者 張鐘尹

  本月9日,國務院正式發布《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后調整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推進方案》(以下簡稱《推進方案》),明確提出將“后移消費稅征收環節并穩步下劃地方”,先對高檔手表、貴重首飾和珠寶玉石等條件成熟的品目實施改革。


  這一有關消費稅的政策動向立刻引發了市場的高度關注。就在上周,財政部相關負責人在三季度財政收支情況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為落實稅收法定原則,財政部正會同相關部門研究起草消費稅法。


  征收環節的改變,是否會影響消費品價格?對此,各方觀點不一。有的看法認為,商品從出廠開始,經過流通環節,最后到零售環節,銷售價格會逐步上升。如果稅率和計稅方式不變,將征收環節后移可能會增加消費稅稅額。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市場的議價能力是影響價格的一個重要因素,行業是否新增消費稅稅負,將根據廠商、經銷商、消費者的議價能力而決定。


  哪些消費品需要繳納消費稅?我國的消費稅到底有多大規模?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后發現,當前,我國對15類商品征收消費稅,包括煙、成品油、小汽車、酒、貴重首飾珠寶等。其中,煙、油、車、酒四類商品貢獻近99%的國內消費稅。今年1至9月,國內消費稅收入達11448億元,同比增長15.8%,占稅收收入總額的比重為9.0%.


  消費稅征收將后移


  消費稅是針對特殊消費品征收的稅目,其目的是抑制這類商品消費,并籌集財政收入。從目前消費稅15個稅目來看,征稅的商品主要是影響人類健康及生態環境的商品、奢侈品、不可再生資源、高污染高能耗產品等。


  或許很多消費者都不太清楚消費稅是如何征收的。現階段我國的消費稅是在生產環節征收,由生產廠商先交,經過流通環節,最終轉嫁給消費者。


  華僑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教授楊默如向記者解釋,消費稅屬于流轉稅類,流轉稅類都有可以轉嫁的特征,在稅負出現變化時,轉嫁程度取決于供需雙方的彈性對比關系。如果是供不應求的產品,那么新增稅負時,上游廠商向下游以及消費者轉嫁的程度較完全。


  根據稅率表,消費稅有三種征收類型:從價計征、從量計征以及從價與從量并征。


  以黃酒、啤酒、汽油、柴油等應稅消費品為例,主要是以銷售數量為計稅依據,應納稅額為銷售數量×定額稅率;而乘用車、高檔手表、實木地板等消費品是以價計征的方式,應納稅額為銷售額×比例稅率。


  2018年,我國國內消費稅達到1.06萬億元,約占當年稅收收入的6.8%.中金公司一份研報指出,目前消費稅收入全部歸中央所有。而按照新出臺的《推進方案》,改革后,將增量消費稅下劃地方,能為地方政府帶來新的收入來源。


  消費稅改革對價格有無影響


  按照《推進方案》,將部分在生產(進口)環節征收的現行消費稅品目逐步后移至批發或零售環節征收。這對生產企業有什么影響呢?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教授李旭紅向記者解釋,改革后,部分產品在生產環節不再征收消費稅了,這有助于減少對生產廠商的資金占用。另外,廠商的出廠價格就不再包括消費稅,出廠價有可能降低。


  中金公司一份研報認為,生產廠商由于直接稅負下降,會在短期內受益;但消費稅在終端上升,又會抑制最終消費和商品銷量。


  消費者更關心的則是價格。《推進方案》提出,先對高檔手表、貴重首飾和珠寶玉石等條件成熟的品目實施改革,再結合消費稅立法,對其他具備條件的品目實施改革試點。那么,這些商品的價格是否會發生變化?稅負又會如何變化?


  李旭紅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考慮到消費稅的三種征收方式,從量計征的產品與價格無關,交多少稅只由數量決定,這類產品的價格、稅負不會因為征收環節改變而變化。


  對于從價計征的產品,一般商品一定是出廠價比較低的,批發價格稍高一點,零售環節價格更高一點,所以征收環節后移到批發或零售環節,原本以出廠價格為計稅的基礎,現在以零售價格為基礎,這可能導致消費稅稅額的增加。


  但李旭紅向記者強調,市場的議價能力是影響價格的重要因素,某一類商品的稅負是否會增加,將根據廠商、經銷商、消費者的議價能力而決定。


  李旭紅向記者舉了白酒的例子,高檔酒具有較強的品牌影響力,其需求價格彈性較小,廠商的議價能力較強,能夠較容易地將稅收成本轉移到消費端,有可能導致最終銷售價格上漲;而中低檔白酒的可替代性較強,廠商的議價能力較弱,為了保持現有的市場份額,則很可能將自身的部分利潤轉讓給經銷商和消費者,因此消費者面對的最終銷售價格變化不大。


  不過,前述研報認為,商品從出廠開始,經過流通環節,最后到零售環節,銷售價格會逐步上升。如果稅率和計稅方式不變,將征收環節后移,會增加消費稅稅額。


  有助于緩解地方財政壓力


  這項改革對地方財政收入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推進方案》指出,改革調整的存量部分核定基數,由地方上解中央,增量部分原則上將歸屬地方,確保中央與地方既有財力格局穩定。


  李旭紅向記者表示,消費稅改革的基本目標在于確保中央與地方既有財力格局穩定。近期一系列減稅降費政策深入落實,在大大減輕企業和個人稅收負擔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出現了地方政府稅收收入增長乏力的狀況。此次改革將消費稅收入中的增量部分下劃地方,存量部分依然由地方上解中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地方的財政壓力。


  一位財政專家向記者表示,消費稅征收環節逐步下劃地方,將促成地方政府從對招商引資的熱衷,轉向營造有利的消費環境。


  (編輯:喃喃)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