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監管摸底“互聯網貸款”產業鏈: 首批調研三家機構
發布時間: 2019-10-25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摘要:央行、銀保監會已組成調查組,摸底大數據的使用邊界和采集邊界,將會涉及外包催收公司管理辦法。首批排查和調研的機構包括一諾銀華、萬盛金融和平安普惠。


  “助貸”、催收、小額貸款等“互聯網信貸”產業鏈,正在被監管摸底排查調研。


  在這個產業鏈上,涉及催收、委托催收等正在被摸底。繼51信用卡催收公司被警方調查后,10月24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央行、銀保監會已組成調查組,摸底大數據的使用邊界和采集邊界,將會涉及外包催收公司管理辦法。首批排查和調研的機構包括一諾銀華、萬盛金融和平安普惠。


  持牌金融機構也迅速自查。一位股份行總行人士表示,各分行自查和第三方數據平臺的合作情況,評估合規風險。


  10月24日下午,網傳央行緊急調研,要求銀行填報是否與第三方數據公司開展合作,排查的合作內容主要涉及數據采集、信用欺詐、信用評分、風控建模等方面,有的要求銀行上報第三方公司的名字、股東背景、是否涉及爬蟲。


  一位機構首席風控官表示,此次主要是排查“爬蟲”信息,部分銀行并未收到要求填報第三方信息的通知。


  監管排查調研“大數據”


  “大數據”相關的信貸、催收正在被摸底排查調研。


  10月24日,一位接近監管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央行、銀保監會已組成調查組,摸底大數據的使用邊界和采集邊界,將會涉及外包催收公司管理辦法。


  該人士表示,第一批排查和調研的機構包括在新三板掛牌的一諾銀華、萬盛金融和中國平安(88.000, -1.80, -2.00%)(601318.SH、2318.HK)旗下的平安普惠。


  上述機構中,平安普惠持有兩張互聯網小貸牌照、一張融資擔保牌照,與前海金交所、重慶金交所和陸金所一起構成平安集團的“大陸金所”體系。


  一諾銀華(835592.OC)成立于2009年2月并于2015年12月在新三板掛牌,被稱為“催債第一股”,主要從事銀行信用卡和其他信貸的催告,但從2015年中開始就已不再發布財報。


  對大數據公司的排查,始于套路貸整治,并波及催收的領域。


  “這是套路貸整治引發的連鎖反應。”一位企業征信機構負責人表示,亂象由來已久,其在多個監管部門的會議上提過,“部分數據公司說不清楚(數據來源),有些金融機構只要數據方提供承諾就敢用。”


  10月21日晚間,杭州公安官方微博消息稱,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國家機關,采取恐嚇、滋擾等軟暴力手段催收債務的行為,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案件仍在進一步偵查中。


  另一家從事催收的上市公司*ST中科(4.860, -0.01, -0.21%)(002290.SZ)的控股股東深圳市中科創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實控人因涉嫌暴力催收被捕。


  4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稱,打掉了以深圳中科創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張偉為首的涉黑犯罪集團。該涉黑犯罪集團通過架設“88財富網”網絡融資平臺,虛構投資項目,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獲得巨額資金后再用于高息放貸牟利,并采取擺場收數、非法拘禁、尋釁滋事等暴力手段逼迫催收,還通過制作虛假銀行流水、空白債務確認書、以貸平貸等方式,利用虛假訴訟強迫債務人償還債務。


  規范“助貸”模式


  除“大數據”外,助貸業務也被進一步規范。


  所謂“助貸”,并無標準定義,一般是指銀行、信托、消費金融公司等持牌金融機構作為資金方,由互聯網公司線上導流或線下門店的商業模式。


  這一業務模式正在被迅速規范,特別是涉及大數據和融資擔保牌照領域。


  10月12日,北京銀保監局發布《關于規范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商業銀行嚴禁與以金融科技之名從事非法金融活動的企業開展合作;嚴禁與虛構交易背景或貸款用途,套取信貸資金的企業開展合作;嚴禁與以非法手段催收貸款的企業開展合作;嚴禁與以“大數據”為名竊取、濫用、非法買賣或泄露客戶信息的企業開展合作。


  在風控上,不得將貸款“三查”、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環節外包給合作機構,不得僅根據合作機構提供的數據或信用評分直接作出授信決策,不得因引入保證保險、回購承諾等風險緩釋措施而放松風險管控。


  “我們正在要求各分行自查和第三方數據平臺的合作情況,評估合規風險。”一位華南股份制銀行總行人士表示,大數據合規已經是業內的共識。


  10月24日,銀保監會公布《關于印發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補充規定的通知》,將未取得融資擔保業務經營許可證但實際上經營融資擔保業務的住房置業擔保公司、信用增進公司等機構納入監管。


  “融資擔保新規是去年銀保監會一號文的再次強調。”廣州市小額貸款公司協會常務副秘書長徐北對記者說。


  他說,助貸包括多個類型,有的公司是導流,而有的助貸實際上通過融資擔保公司收取年利率36%的部分收益,但是36%是“一道紅線”。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認為,助貸機構理論上用于獲客、引流,但實踐層面大多數助貸機構實力并不強,往往會被金融機構要求提供擔保、兜底。如果明確“未經批準不得提供或變相提供融資擔保”,一些助貸機構就失去了和金融機構合作的條件,影響會比較大。


  上述融資擔保通知對擔保業務做出了明確規定,為各類放貸機構提供客戶推介、信用評估等服務的機構,未經批準不得提供或變相提供融資擔保服務。未經監督管理部門批準,汽車經銷商、汽車銷售服務商等機構不得經營汽車消費貸款擔保業務,已開展的存量業務應當妥善結清。


  另外,有需要開展相關業務的,應當按照《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規定,設立融資擔保公司經營相關業務。對存在違法違規經營、嚴重侵害消費者(被擔保人)合法權益的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部門應當加大打擊力度,并適時向銀行業金融機構通報相關情況,以此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徐北說,“監管的目的不是封殺現金貸,而是信貸要有場景、有自己閉環的業務鏈條,而不是只擁有消費金融、互聯網小貸等牌照,卻依靠外部導流,實際的風控就無從談起。”目前,各地融資擔保機構基本已經停辦,一般只有國企或上市公司資質才能拿到。例如,廣州最高峰時有近百家融資擔保機構,目前只剩下30余家融資擔保機構。


  P2P公司轉型


  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報道,在互聯網金融公司紛紛向“助貸”模式轉變的情況下,融資擔保牌照成為各家機構必不可少的一張牌照。


  例如,近期陷入風波的51信用卡,在2017年末“現金貸”新政發布后一度中止“助貸”業務,直到2018年4月拿到融資擔保牌照后,自去年二季度起逐步恢復與各機構融資開始助貸業務合作。


  今年5月,360新成立融資擔保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借款類擔保、發行債券擔保、其他融資擔保。位于深圳的樂信目前已擁有互聯網小貸牌照和融資擔保牌照,已于2017年注冊設立深圳市樂信融資擔保。趣店在擁有網絡小額貸款牌照后,今年2-3月,趣店在廈門先后注冊設立融資租賃、融資擔保公司。小贏科技設立了深圳市贏眾通非融資性擔保有限公司,獲得融資擔保牌照。拍拍貸在互聯網小貸牌照之后,也握有融資擔保、融資租賃牌照。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此前從事P2P網貸及相關業務的互聯網金融機構轉型“助貸”,是在P2P網貸壓退背景下的一種轉型選擇。


  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公告稱,湖南省取締24家網貸機構,并對其他開展P2P業務的機構及外省在湘從事P2P業務的分支機構均未納入行政核查,對其開展的P2P業務一并予以取締。


  被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問詢到的多家P2P平臺負責人透露,近期上海部分P2P平臺都被要求停發新的P2P借款標的。一位上海P2P平臺人士表示,P2P新標被停發或逐步大幅縮減數量,意味著相應借款人、出借人與借款余額持續被壓縮,直到最終全部歸零。


  兩位消息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深圳也要求對P2P網貸實施“三降”。


  (編輯:喃喃)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