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公辦幼兒園只招干部子女有違教育公平
發布時間: 2019-10-25 來源: 南方都市報 作者:

  地方媒體的一則簡訊引發了輿論的廣泛關注。據《海峽導報》報道,位于福建省漳州市的閩南師范大學附屬幼兒園將面向所在的薌城區招收100名小班適齡兒童,這次招生統一由薌城區直機關黨工委向各單位、相關部門發出招生通告,只面向區直各部門、鎮街、金峰管委會在編在崗的干部三代以內直系子女。


  在各地普遍因快速城市化引發“入園難”的背景下,這樣一則信息引發廣泛關注顯然并不奇怪,單是僅面向黨政機關在編在崗干部家庭這一點,就足以觸動公眾敏感的神經。


  根據園方對媒體的解釋,該園是由閩南師范大學與漳州市薌城區共建,學位安排及招生政策由薌城區有關部門制定。須知,參與共建的是薌城區,而不是在編在崗的薌城區直機關干部,這種面向干部家庭的定向招生,很容易喚醒對于過往“機關幼兒園”的記憶。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乃至更早的一段時期,由于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社會事業建設能力不足,學前教育還非常薄弱,鄉村地區基本不存在幼兒園,城鎮幼兒園的主體也是各種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自辦幼兒園。彼時的“機關幼兒園”享受著由財政支持的相對充足的辦園經費,擁有良好的硬件和師資配套,受到社會的廣泛歡迎,但能進“機關幼兒園”的大體是所謂體制內家庭幼兒,嚴格來講,那也只是特定歷史階段的產物。


  如今,隨著經濟和社會的快速發展,學前教育已經成為城鄉居民的剛性需求,幼兒園的基礎建設也一日千里,公辦民辦互相補充,雖然資源仍然存在結構性的不充分、不平衡,但與過去已不可同日而語。而學前教育體制改革的一個重要內容,便是理順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自辦幼兒園的辦學體制,實行屬地化管理。為了擴大資源供給,目前也鼓勵支持街道、村集體、有實力的國有企事業單位,特別是普通高等學校舉辦公辦園,但有關文件明確指出,這些公辦園“在為本單位職工子女入園提供便利的同時,也為社會提供普惠性服務”。根據相關文件精神,作為高校與地方共建的閩南師范大學附屬幼兒園,即便有富余學位,也應面向社會公開分配,提供普惠性服務,關起門來在黨政機關內部私相授受是極不妥當的。


  教育公平作為一種價值理念早已深入人心,促進公平也已成為國家基本教育政策。在學前教育資源的分配上,目前基本以“相對就近”為原則,公辦幼兒園由于基礎好、收費低,廣受歡迎,學位供不應求是常態,搖號作為公辦幼兒園的分配方式也得以普遍應用。從媒體報道來看,閩南師范大學附屬幼兒園此番招生面對的,也是“參加當年公辦園搖號落選”的幼兒,只不過限定了在編在崗干部家庭這個范圍。搖號本是基于需求超過供給的情況下不得已實施的相對公平的手段,有搖號便有落選,落選者應循其他合理渠道解決幼兒入園問題,如果以“組織出面”的形式,為在編黨政機關干部開辟綠色通道,那搖號還有何意義?教育公平如何體現?


  社會公平四個字的分量,是怎么強調也不為過的,而教育公平是社會公平的重要內容,也是推動社會公平的重要動力,區區一個幼兒園的招生,放在全社會,實在只是一件小事,但其中透露的特權意識,以及有關方面以權力自肥的嫌疑,極易引發公眾關于影響教育公平的質疑,就不是小事了。


  在媒體廣泛報道后,漳州市薌城區直機關黨委就此事回應稱,閩南師范大學附屬幼兒園為大學部門園,原擬將學位用于招收現役軍人子女、臺商子女、在編在崗干部子女六類對象,“對于此次招生引發的關注,我們認真聽取媒體和網民的意見,決定不將干部子女列入上述招生對象。”取消一個招生公告不難,消除某些人骨子里的特權意識卻沒這么容易。基于歷史傳承的因素,“機關幼兒園”的名稱,各地或有保留,但彰顯所謂“體制內特權”的“機關幼兒園”時代早已過去,某些干部該換換腦子了!


  (編輯:喃喃)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