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攝影作品相關權利法律關系亟須厘清
發布時間: 2019-10-25 來源: 法制日報 作者:

  近日,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與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版權貿易基地主辦的攝影作品著作權與肖像權法律問題研討會上,諸多業內專家圍繞一組照片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這組照片中的主人公是演員秦某某,她認為互聯網圖片公司未經其同意,擅自將標識“秦某某”的數百張照片放置于互聯網圖片公司網站上,并進行公開售賣,侵犯其肖像權,遂將互聯網圖片公司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

  這些照片看似簡單,但其背后隱藏的法律關系非常復雜。在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曲三強看來,這些照片涉及著作權、肖像權和隱私權,里面的法律關系亟須厘清。

  此案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也使得業界對相關問題展開了思考:攝影師作為著作權人,在對外授權自己的新聞照片作品用于新聞報道用途的時候,是否必須取得照片中肖像權人的同意?互聯網圖片分發平臺對含有公眾人物圖片的展示,有利于公眾知情權的實現,但又該如何平衡地保護公眾人物肖像權與公眾知情權?

  人物攝影引發爭議 雙重權利均需保護

  含有人物肖像的攝影作品,往往同時存在肖像權和著作權兩種權利,由于這兩種權利常常分屬于不同的主體,就容易引起權利沖突。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不斷發展,肖像權人和著作權人相互之間侵犯權利的情形日漸增多。照片的著作權人能否在未經肖像人同意的情況下,使用或許可他人使用這些照片,越來越成為社會所關心的問題。

  2014年,演員吳奇隆發現,羽西化妝品專柜未經其本人授權,在產品包裝、宣傳冊等處使用了他在電視劇《步步驚情》中的劇照,認為羽西侵犯其肖像權,遂將羽西化妝品生產商尚美公司等訴至法院。尚美公司等抗辯稱,羽西化妝品已與《步步驚情》電視劇著作權人唐人公司簽署協議,涉案五組劇照均獲得著作權人的授權。此案最終以調解結案。

  而早在2002年,話劇《茶館》中“秦二爺”的扮演者藍天野發現其在《茶館》中的劇照被北京天倫王朝飯店使用在廣告展示架和燈箱上,且該劇照是由《茶館》著作權人北京電影制片廠許可給飯店使用。因此,藍天野將該飯店和制片廠訴至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

  法院認為,肖像作品上存在肖像權與肖像作品著作權的雙重權利,但兩權利僅僅是聚合,不是吸收,肖像作品著作權的行使不能湮滅肖像權。鑒于飯店使用的是集體劇照,且不具有直接的營利目的,二被告的行為沒有侵犯肖像權,最終判決二被告因使用《茶館》集體肖像向原告支付肖像使用費6000元及其他合理支出。

  以上兩則判例與演員秦某某訴互聯網圖片平臺不同的是,侵權人都將名人肖像直接用于最終的影視劇或商業廣告。

  而在2013年,美國知名音樂合唱團成員馬歇爾。湯普森訴互聯網圖片平臺蓋蒂圖片社在未經其許可的情況下,于網站張貼并標價銷售他本人的6張圖片。這則案例與秦某某訴互聯網圖片平臺相似,蓋蒂圖片社聲明只在用于“編輯性使用”的情況下才提供這些圖片。

  法院認為,被告蓋蒂圖片社沒有將原告的照片用于其他產品的銷售,而僅用于銷售照片本身,不構成《伊利諾伊州公共形象權法案》中的“商業性目的”。對于原告提出的被告的行為使得原告照片可以被他人用于商業性使用,法院認為,如果任何出于正當目的銷售照片的人都需要為最終使用者的不當使用行為承擔嚴格的責任,這將不當地擴寬分發平臺的責任范圍。

  記者梳理發現,上述系列案例只是肖像權人和著作權人權利沖突的冰山一角。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李永軍預測,伴隨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未來這種沖突將更多地出現,然而“著作權和肖像權都需要保護,互相不能侵犯”。

  權利沖突如何避免 眾說紛紜尚無定論

  李永軍總結了著作權人和肖像權人相互侵犯權利的幾種具體情形:

  肖像權人侵犯著作權人權利的范疇主要包括,肖像權人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復制并有償發布肖像作品;肖像權人未經著作權人同意,編輯畫報、出版物,自己或許可他人將肖像作品用于其他用途等。

  著作權人侵犯肖像權人權利的情形則包括,著作權人未經肖像權人同意,對拍攝的照片多出約定沖洗數量進行保留、展示;著作權人未經肖像權人許可,發表肖像作品;著作權人擅自出售肖像權人的肖像照片、畫像和雕像;未經肖像權人同意,著作權人許可他人使用肖像作品等。

  李永軍認為,基于利益平衡考慮,公眾人物對自己的肖像權存在一定的讓渡義務,不過,“民法規定,不管什么理由,未經許可、沒有合同使用別人的圖片,除非有正當的理由或者協議,否則肯定侵犯了別人的著作權和肖像權”。

  在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教授姚歡慶看來,在我國,著作權與肖像權兩種權利之間不存在優先順序,而是相互制約的,需要互相取得對方同意,才能行使自己的權利。從目前來看,考慮到整個圖庫產業的發展,基于新聞編輯用途或者授權出售的需要,如果平臺明確聲明僅取得圖片著作權而沒有獲得肖像權人同意,那么平臺低像素展示圖片的行為可以免責。

  高文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孫茂成則認為,著作權與肖像權是兩個獨立的權利,分別是著作權人和肖像權人對自身權利的控制,這兩種控制均為專有權利的控制,沒有誰高誰低,兩個獨立權益可以分開行使。從世界各國的立法精神和司法實踐來看,無法律依據表明著作權人對外授權著作權,需要取得肖像權人的許可。

  “當著作權和肖像權發生沖突時,人格權具有優先地位。新聞披露、公共利益和肖像權之間存在沖突,需要劃定界限,而名人的界限和普通人的界限存在一定不同,但底線是不能傷害到名人的基本人權。”曲三強說。

  兩權可以獨立行使 亟待立法加以規范

  對于攝影作品而言,其著作權屬于拍攝者,而肖像權屬于被拍攝者,兩個不同的權利主體以及互聯網圖片公司的介入,使得其中涉及的問題與沖突復雜多樣。

  記者了解到,目前,互聯網圖片公司的圖片主要分為創意類圖片、編輯類圖片兩類。其中編輯類圖片主要指具有資訊傳播價值、用于媒體報道的圖片。

  與會專家提出,當編輯類圖片用于媒體報道等情況時,是否涉及侵犯肖像權的問題需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金海軍說,肖像權在司法實踐中具有財產屬性。圖片分發平臺未取得肖像權人同意出售圖片是否構成侵權,需結合圖片的具體情況進行具體分析。考慮到交易成本以及對整個產業、社會的影響,如果終端用戶以媒體報道為目的使用圖片不構成侵權,那么圖片分發平臺是否應承擔責任值得探討。

  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熊文聰也認為,圖片分發平臺進行展示及許可使用的行為是否屬于合理使用,需要看被許可人的使用目的和使用范圍以及行業慣例。

  “如果被許可人構成合理使用,則圖片分發平臺不侵犯肖像權;如果被許可人超出合理使用范圍而分發平臺不知道也不應當知道的,同樣不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當被許可人不屬于合理使用,且分發平臺知道或應當知道時,需要事先獲得授權。從法經濟學的角度看,圖片分發平臺在難以找到肖像權人獲得授權的情況下,可以通過事先聲明的方式或先斬后奏的方式來解決交易成本的問題。”熊文聰說。

  值得注意的是,司法實踐與實務工作者普遍遵循的一個基本原則是,著作權和肖像權可以獨立行使。

  因此,孫茂成認為,當肖像權人沒有充分且正當的理由時,不能阻止圖庫平臺的分發行為;圖庫分發平臺和最終使用者的圖片使用行為存在本質上的區別,應當予以區分。

  實際上,互聯網圖片分發平臺對含有公眾人物圖片的展示,有利于公眾知情權的實現。那么,對于互聯網圖片分發平臺而言,在保護公眾人物肖像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究竟應該如何做好平衡?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盛希貴就提到,網絡傳播對于圖片的需求量會越來越大,每一個信息發布者或使用者都需要有一個合理合法的渠道來獲得大家都可以使用和分享的圖片,希望今后業內能出現規范的版權代理性質的圖片分發機構來從事圖片服務。

  “肖像權和著作權之間的沖突,以后還會越來越多,必須從根子上解決。”曲三強說。他所提及的“根子”,即為立法。

  曲三強舉例分析稱,一個肖像被拍成照片了,拍照的人是著作權人。肖像權人與著作權人在進行拍照時,在某種意義上,肖像權人將自己的肖像制作成照片,再利用其與著作權人達成協議。未來,立法應該對這一點加以明確,通過協議或者書面簽訂合同,當肖像權人同意將自己作為模特或攝影作品來拍照時,這個行為本身就是肖像權人同意將肖像權的一部分財產性權益轉移給了著作權人。(記者 文麗娟)


(編輯:孫兒君)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