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世俱杯帶來的深意
發布時間: 2019-10-25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新華社上海10月24日電 題:世俱杯帶來的深意

  新華社記者馬邦杰 韋驊 朱翃

  在中國體育界,上海是個領風氣之先的地方。男子網球、F1等頂級賽事都是通過登陸上海灘而進入中國。24日,又一重磅新聞在上海產生。國際足聯主席因凡蒂諾在黃浦江畔宣布:首屆改制后的世界俱樂部杯將于2021年在中國舉行。

  因凡蒂諾自2016年當選國際足聯主席之后,頻頻出臺新政,其中包括男女世界杯擴軍和世俱杯改制。中國如能應對得當,可成為國際足聯這些變革的受益方。

  時勢造英雄。今年49歲的因凡蒂諾在國際足壇原本藉藉無名,但他抓住了國際足聯反腐造成的權力真空,從一直籠罩在普拉蒂尼光環之下的歐洲足聯秘書長一躍成為國際足聯掌門。

  真英雄也能造就時勢。因凡蒂諾決心要在國際足壇留下長久的印記。他的理念非常明確:讓世界足球能夠更加均衡地發展,不能讓高質量的足球僅僅濃縮在歐洲的幾個國家。他說,他要在任期之內把50個國家或地區的足球代表隊打造成世界冠軍。因此,他不斷出臺各種改革措施,創造供他施展手腳的廣大舞臺。

  世俱杯改制,由原來7支球隊參加、每年舉辦一次,改為24支球隊參加、每四年舉辦一次,這浸透著典型的因凡蒂諾式理念。

  因凡蒂諾24日在接受幾家中國媒體采訪時透露,增加世俱杯參賽球隊可以讓落后地區的球隊有更多機會與強隊交手,從而達到交流、學習和提高的目的。

  他說:“歐洲地區的頂級俱樂部隊一個賽季可以踢50至60場高水平比賽。其他地區包括中國的俱樂部隊一個賽季也能踢40場,但其中高水平的比賽或許只占20%.”

  因凡蒂諾雖然出身歐洲足聯,但并不偏袒歐洲。據歐洲媒體報道,他甚至為世俱杯改制的事情與歐足聯主席塞弗林反目,兩人一月不說話。因凡蒂諾坐在國際足聯主席的寶座上,著眼世界足球的均衡發展。在他的設計藍圖內,中國顯然是他相當看重的地區。

  他說:“中國是個大國,人口為世界最多。在這個國家,足球已經成為一個主要的運動,我們對中國發展足球充滿信心。”

  他認為,即使中國男足國家隊世界排名能達到前15或20位,中國球迷也不應該滿足,因為中國在世界足壇應該擔負與其大國地位相當的角色。

  因凡蒂諾希望中國能更多地參與到世界足球事務中來,“擔當引領角色”。世俱杯僅僅是個開始。

  對因凡蒂諾的采訪被安排在國際足聯理事會會場舉行。在說到中國應該更多地參與到國際足球事務時,他還特別向會場擺放的桌椅比劃了一下:“你看,現在國際足聯理事會中就有來自中國的杜(兆才)先生。”

  杜兆才是繼張吉龍、張劍之后又一個躋身國際足聯決策層的中國足協官員。“龍哥”是中國足球培養出來的為數不多的能在國際足壇折沖樽俎的外交高手。但在2012年,年過60歲的他從國內工作職位上退休,2016年因身體原因辭去亞足聯副主席,此后逐漸淡出國際足壇,多年積攢的人脈也逐漸流失,令人惋惜。

  如因凡蒂諾所言,中國需要更多地參與國際足球事務,這需要更多專業足球外交人才。

  實踐是最好的課堂。在這次國際足聯理事會召開之前幾天,亞足聯裁判委員會在青島召開會議,杜兆才作為主席主持。這些會議都為中國足協的外事官員錘煉涉外本領提供了大好條件。

  隨著中國足球的發展,對外交流活動會更多,就像將來更多高水平的國際足球賽事會落戶中國一樣。

  那么,男足世界杯何時會在中國舉行?對于這個問題,因凡蒂諾沒有回答。他表示,足球擔負的主要社會責任是教育。作為一位四個女兒的父親,他相信教育的偉大力量。他建議,中國足球要發揮好教育屬性,給更多兒童帶去微笑。

  這是這一世界足球管理組織首次在中國舉行理事會會議。會議在上海浦東的一家酒店內舉行,其前,黃浦江奔流而過。因凡蒂諾說:“我們有的理事會成員已經20年沒來上海了。現在的上海和20年前的上海是兩個不同的城市。現在的上海不僅僅是一個中國城市,更是世界大都市,和紐約、巴黎一個級別的城市。”

(編輯:孫兒君)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