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張譯 人物“冷熱交替”就會變得好看
發布時間: 2019-10-25 來源: 新京報 作者:

  劇中張譯等三人組成“破案鐵三角”。

  張譯主演的電視劇《光榮時代》正在北京衛視熱播,劇中,張譯化身熱血的公安干警鄭朝陽,懷著保家衛國的堅定信念斗志昂揚地投身于嶄新的刑偵事業。從影片《攀登者》中為登頂成“癡”的攀登人、《我和我的祖國》中為原子彈科研工作默默付出的無名工作者,“張譯演技”一度成為網絡熱搜,日前張譯接受記者采訪,對此“教科書式的演技”贊美,張譯說:“每個人的表演方式不太一樣,無法說誰是標桿,誰是‘教科書’,可能剛好我演的角色在設定的情景中被大家接受了,讓大家產生了情感共鳴,主要還是要感謝觀眾的認可”。

  人物

  吃東西喜歡外焦里嫩角色多變才好看

  該劇聚焦1949年剛剛解放的北平,主要講述“新中國第一代人民公安”建立和成長的過程。首集開篇,潛伏在國民黨警察局十年的鄭朝陽(張譯飾)身份暴露,陷入困境的鄭朝陽卻憑借機智與膽識接連換裝:先是著黑衣戴黑帽,找到地下黨負責人老羅后同行;接著故意冒充保密局特工挑釁執法大隊,趁亂出逃;之后脫下外套露出長衫,假裝瘸腿的無名路人;和戰友接頭的時候,又搖身一變成提籠遛鳥的京城紈绔子弟;發現周圍有埋伏,他馬上扮為店小二,動員大批乞丐蜂擁入飯店吃白食,攪亂敵人計劃。鄭朝陽在面對敵人抓捕時“變裝”花樣之多、手法之奇令人驚嘆。

  在此之前,張譯曾出演過電影《少年》中的刑警,但飾演新中國的第一代人民公安卻還是首次。張譯評價鄭朝陽這個角色“表面玩世不恭,內心一團火熱”,雖然愛耍嘴皮,鬼點子不少,但他決不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始終能夠以專業的態度與熱情的狀態認真對待工作,并用縝密嚴謹但又靈活的思維研究細節,勘破案情。張譯表示,自己很喜歡這個人物設定,“從人物角色上來說,有了這種冷熱交替的情緒變化,人物就會變得好看,就像我們吃東西喜歡外焦里嫩一樣。”他認為這種不同能帶給他“一個很大的改變空間”。

  表演

  向熟知新中國成立伊始歷史的顧問請教

  《光榮時代》呈現出北平和平解放之后,第一代公安接管的不易,既有地方部分惡勢力,還有國民黨的特務組織,以鄭朝陽、白玲和郝平川組成的“破案鐵三角”走馬上任,開篇便經歷了投毒案、萬林生被殺案等。

  《光榮時代》的故事和人物均依托真實的歷史背景和原型,為尊重史實,張譯翻閱了不少歷史資料,還向熟知建國初期這段歷史的顧問請教。張譯曾疑惑為何當初公安局中分門別類的小組很多,但是在談案情的時候或者外出行動的時候有些人員參與,有些卻不參與,是否因為職能部門的分工出現問題。后來他詢問專家,得到了解答:因為新中國成立伊始,百廢待興,一切都還沒有完全成體系,所以建國初期公安局的職能部門還不夠清晰。因此在劇中,無論是前往偵查犯罪現場,還是共同探討案情,技術、行動、情報等一系列工作大多成了“破案三人組”的工作。

  劇中還有鄭朝陽和鄭朝山“兄弟二人”的相愛相殺。黃志忠飾演的鄭朝山實際身份是國民黨“冷棋”特工組成的特別行動小組“桃園”組織的總負責人。兩人劇中既有團圓家宴的溫情戲份,也有相互對立的斗爭戲份。對于兄弟對決的戲份,張譯介紹說:“劇中晚上鄭朝陽睡不著的時候拿出了和哥哥的合影,所以其實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特別深,后來經過一系列事情的發展,從懷疑到對抗,兄弟之間的感情也發生了變化。”

  薛佳凝挑戰特務角色。

  ■ Q&A

  Q:將來更期望嘗試哪類的角色?

  張譯:我希望可以演各種各樣的角色。作為一個演員來說,題材、劇本、主創團隊、各個制作環節都是考量因素,我也希望自己能遇到一些好的角色,至于角色是否和之前不同,是否有好的發揮空間,不會用特定的某一個標準來衡量。

  Q:會回顧自己曾經出演的影視作品嗎?

  張譯:我會看自己演過的戲,分析這部戲中自己的表現,看看有哪些好和不好。在演每部作品之前,我都會做足準備,拍攝期間,也會很努力、認真,希望給觀眾呈現一部好的作品。對于觀眾提出的一些中肯的評價,無論是好的或是不好的我也會留意,爭取下部作品會比這部更好。

  Q:你20歲的時候,是否想象過20年后自己生活與工作的狀態?是否享受自己當下的狀態?

  張譯:說來慚愧,那時候我想做一名播音員,可惜沒有實現,后來成了一名演員,所以今天的一切是那個時候的我沒有想到的。剛出道的那幾年,每天都在不停跑組,根本就沒戲可演,在很長時間里我都沒有工作。所以我十分珍惜現在,我喜歡待在劇組里,有工作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幸福的。

  潘之琳 白玲和鄭朝陽像面包和包子

  劇中,白玲是新中國第一代公安干警中,掌握著先進刑偵技術的那批人,是一名非常職業化的“女公安”。對飾演者潘之琳而言,縝密的邏輯思維和細致入微的推理偵查是此次出演的最大挑戰。潘之琳在拍攝前期做了大量準備,包括閱讀《情報研究與分析入門》,觀看《1949年間諜秘籍》DVD來拓展自己心理學以及情報學方面的知識。

  在《光榮時代》中,不得不提的是由白玲和鄭朝陽組成的這對“歡喜冤家”。鄭朝陽和白玲兩人一個是反特的行動派,一個是理論派,兩人之間有摩擦也有互相欣賞。在潘之琳看來,白玲和鄭朝陽就像是“洋面包”和“土包子”。同為北平市公安局的公安干警,但偵破思路卻不同,屬于“實干派”的鄭朝陽有豐富的刑偵經驗,出身“學院派”的白玲有著深厚的理論基礎,兩個人在偵破案件的過程當中,時而相輔相成時而各自為政,盡管有時候白玲會孜孜不倦地講述在蘇聯學習的那些專業知識,但在面對具體案情時,她還是會虛心向鄭朝陽求教。平日里兩人也總是喜歡互黑互整,當鄭朝陽請留蘇歸來的白玲吃飯時,專門開了個玩笑,故意帶她去吃老北京特色——臭豆腐、鹵煮加豆汁,竟給這個上海姑娘吃吐了。

  薛佳凝 劇中錯綜復雜關系有強大吸引力

  薛佳凝在劇中飾演中統行動組組長尚春芝,為了保全自己不惜將手下秦招娣殺害并取代其身份。在遇到鄭朝山后,假秦招娣與他產生了真摯的愛情,然而諷刺的是,鄭朝山的真實身份也是一名軍統特務。

  薛佳凝坦言,劇中錯綜復雜的關系對她來說有著強大的吸引力。假秦招娣這一角色對薛佳凝來說也是特別的。雖然看過許多反特類型的戲,也嘗試過扮演反面人物,但她卻是第一次在反特類型劇中扮演這樣一個介于好與壞之間的角色。薛佳凝表示,秦招娣整個人物雖然是很復雜的,但深入去考慮她的性格的話,是可以理解到許多層面的。“我可以體會到她外在的棱角與內心的柔軟。”采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孫兒君)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