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幼兒園“只招干部三代以內直系子女”,又得“拼爹上學”?
發布時間: 2019-10-25 來源: 長城網   作者: 舒圣祥

  ●特約評論員 舒圣祥(安徽)


  閩南師范大學附屬幼兒園于10月22日發布公開信息稱,該幼兒園面向薌城區招收100名小班適齡兒童,報名截至10月28日。招生信息指出,報名需滿足“區直各部門,各鎮街、金峰管委會在編在崗的干部其三代以內直系子女”的條件。申請需提供經單位、編辦審核蓋章后的在編在崗證明、個人工資審批表、身份證、戶籍材料等。


  據界面新聞報道,10月24日,福建省漳州市薌城區直機關黨工委發布情況說明,稱因該幼兒園重建后規模擴大,學位有所增加,擬將剩余學位用于招收薌城區現役軍人子女、公安英烈和因公犧牲傷殘公安民警子女、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人員子女、高層次引進人才子女、臺商子女、在編在崗干部子女六類對象。


  薌城區直機關黨工委表示,經聽取媒體和網民意見,決定不將干部子女列入上述招生對象。


  一個幼兒園的招生公告,能夠引起這么大的關注,全因其只招干部子女的招生條件,實在刺眼得過分,給人以時光倒流N年之感。我查了很多大學的校內幼兒園招生公告,本校教職工子女之外,面向社會招生時,都只要求是片區內的適齡幼兒。雖然有些幼兒園,普通人家的孩子肯定很難進,但至少招生公告不會如此明目張膽地要求“拼爹”。


  新聞中的幼兒園,由閩南師范大學與薌城區共建。據2017年漳州市委主辦的“漳州新聞網”發布的信息,閩南師大幼兒園項目擬建規模為用地面積10073.05平方米,其中幼兒園用地面積6718.14平方米,“建成后,將建成18個班的幼兒園,可容納540個幼兒入學,將解決周邊新增幼兒入學難的問題。”


  不難發現,該幼兒園建設之初非常明確,是要“解決周邊新增幼兒入學難問題”。參與共建的當地政府,用的肯定也都是納稅人的錢。何以建成之后,居然開列出“在編在崗的干部其三代以內直系子女”的報名條件?即便是如今上了新聞頭條,當地政府也很快做出調整,及時回應態度值得肯定,但從調整后的招生對象來看,周邊普通居民的孩子貌似依然沒有入園的資格。


  在被公眾質疑之后,薌城區直機關黨工委表示,原本擬將剩余學位用于招收薌城區現役軍人子女、公安英烈和因公犧牲傷殘公安民警子女、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人員子女、高層次引進人才子女、臺商子女、在編在崗干部子女六類對象。如今,經聽取媒體和網民意見,決定不將干部子女列入招生對象。


  換言之,六類招生對象變成了五類,干部子女和居民子女都沒了入園資格。但該幼兒園片區范圍內,到底有多少現役軍人子女、英烈子女、消防員子女、臺商子女,又何謂高層次引進人才子女,我們不得而知。但很讓人困惑的是,即使調整了招生對象,依舊難掩“拼爹入園”的嫌疑。


  公眾質疑幼兒園招生只招干部子女,并不是說干部子女應被排除在招生對象之外,而是說,要把干部子女也當成普通孩子看待,改變入園就讀游戲規則,體現政府出資共建幼兒園的公益性。可惜,當地似乎并不準備放開“拼爹”的門檻,最多只是換一個門檻。如此做法,讓人不得不懷疑是否會試圖“暗度陳倉”。


  眾所周知,幼兒園“入園難,入園貴”問題沉疴已久,普通家庭想讓孩子上一個好幼兒園,拼的不僅是財力,更是人脈關系、時間精力,提前通宵排隊、托熟人遞條子之類的新聞俯拾皆是。大學、政府共建的幼兒園,招生公告中居然公開要求“拼爹”,無論具體怎么拼,都是一種傷害,貌似在孩子們剛剛入園時,就已經被公權力區別對待了。


  為人父母者,當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得到平等對待,希望他們可以健康成長,保有那份單純的童真和良好的做人品質。地方政府真正需要改變的,不是將干部子女和居民子女同等列入“歧視”范圍,而是從根本上改變“拼爹施教”的教育觀。


  (編輯:喃喃)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