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農歷九月的節氣和諺語
發布時間: 2019-10-23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林倫倫

  農歷九月里,有廿四節氣中的兩個——寒露和霜降,還有一個節日——九九重陽節。兩個節氣和一個節日的名稱用普通話讀一點問題都沒有,但用潮汕話讀,因為讀音選擇的原因,問題就來了。


  寒露,是讀[hang5-7 lou3],還是讀[guan5-7lou3]呢?各地有所不同,但按照廿四節氣名稱多文讀的規則,則讀[hang5](韓)好一些。12月的“小寒”“大寒”也讀此音。“露”則是有些地方讀陰去[lou3],有些地方讀陽去聲同“路”。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因為古代的“來”母(聲母)字,屬于半濁音,這類聲母字潮汕話幾乎讀陰調類和讀陽調類各半。所以讀陰去也對,讀陽去也沒錯,就是個約定俗成的問題。農歷八月份里的節氣“白露”的“露” 也有這樣的各地異讀的現象。但在“暴露”“揭露”中,“露”則絕大多數地方讀陰去聲。


  霜降,文讀[sang1gang3](雙杠),白讀[seng1gang3](酸杠)。按照選擇文讀的規律,就得讀前者之音。“霜”讀[sang1](雙),好像也就此一例。


  重陽,幾乎沒有人會說錯,都是[dêng5-7iang5](亭揚)。但“重”字在別的詞語中會因為讀音選擇而造成誤讀。如“重慶”,本來就是“雙重喜慶”的意思,應該讀[dêng5](亭)。宋孝宗淳熙十六年(1189),宋光宗先受封恭王,后即帝位,自詡“雙重喜慶”,升恭州為重慶府,“重慶”由此得名。但不知道為什么幾乎所有潮人都讀“重慶”為[dong6-7 kêng3],這是習非成是的典型案例,就像硬是把“行書”的“行”[gian5](驚5)讀作[hang5](杭)一樣。


  農歷九月有諸多的諺語。


  表示氣候的有:九月秋風轉涼哩。意思是九月里秋風一起,天氣涼起來了。


  三九亂穿衣,農歷三月、九月氣候寒暖無常,穿衣服也多少不定。故云。


  九月狗吶日,無用姿娘理唔直。從秋分開始,日夜時長平分。此后就黑夜越來越長,傍晚的時間很短,一不留神,日頭就落山了。過去沒有電燈,靠點油燈的微弱光線干活,所以說,手腳不利索的婦女老是家務還沒有干完(理唔直),夜幕就降臨了。


  不怕霜降風,只怕寒露雨,指霜降時刮風天尚不很冷;可寒露時一下雨,天氣就真冷起來了。


  表示民俗的有:九月九,風禽囝,凍凍走。九月里秋風送爽,天氣不熱也不冷,干燥少雨,正是放風箏的好季節。“禽”,有人也寫作“琴”。竊以為,風箏糊成禽鳥(飛鳥)之類的比較多,所以還是用“禽”字。“凍凍走”,本來指人到處走動,這里指風箏在天上抖著飛。“凍”字是否本字尚不能確定。“凍”有發抖的意思,如“呾到在凍”,與“kiu7(丘7)”“sih4(薛)”(這兩個詞的本字也未明)是同義詞,從“發抖”引申為“抖動”。


  一些諺語,是與農業生產有關的。如:九月車水,腳底皮換粟。這是農業諺語。進入九月之后的秋天,干旱少雨,但水田需要灌溉,只好用人力腳踏水車把河里的水引上田。故云。粟,潮音[cêg4](側)稻谷。


  九月蕹菜蕊,食贏鮮雞腿。謂農歷九月正是通心菜最當令的時候,吃起來比雞腿還鮮美。


  九月小,羹菜稀少;九月大,羹菜爛熳。羹菜,蔬菜;爛熳,讀[nan7muan7] 多到有富余、不怎么值錢的意思。農歷九月如小,氣候不宜蔬菜;如大,宜種菜。“爛”有的地方聲母是[l-],讀[lan7].九月三個卯,好田變作草。農歷九月里如果有三個卯日,氣候一般要反常。


  以上兩個農諺,我尚不明白其中道理。有明白者,敬請不吝賜教。


  九月三,十月四,堤垾不會崩,刣豬做戲。夏天是洪水泛濫時節,到了九月、十月,堤壩完好無損,再也不會有洪水了,總算可以歇口氣了。于是,便可殺豬演戲慶祝了。


  寒露稻放膘,霜降稻彎腰。寒露前后晚稻揚花,霜降前后稻穗壓彎了稻稈之腰。稻,此處讀[diu6],有人認為本字是“米由”。我倒認為不必用它,因為同樣屬于《廣韻》效攝豪韻的“濤”字潮汕話也讀[tiu5],韻母也是[-iu].《廣韻》中的“效”“流”二攝字上古有交叉,流攝字文白異讀為[-iu]/[-au]的就更多,如“流(流水/水流)、瘤(腫瘤/風瘤)、晝(晝夜/日晝)”等。


  霜降,橄欖落甕。指霜降時橄欖成熟,可以收獲而貯藏了。甕,指小陶罐,其透氣性好,適宜用來裝青橄欖。


  霜降落雨稻糜根。霜降時如還下雨,雨水有可能把稻根浸爛而影響收成。


  (編輯:陳悅申)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