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荷花池邊的元帥舊居
發布時間: 2019-10-22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去年的一趟四川之行,很有意思。本是奔著峨嵋青城兩大名山而去,沒曾想一路所過,竟意外地邂逅了兩座紅色故居,先是在廣安瞻仰了鄧小平故里,后又一腳踏進樂至縣郊,來到了陳毅元帥的老屋,運氣總是偏愛有心之人,我們在游覽美景之余,總是感嘆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理當倍加珍惜,于是不自覺地想到了四川的一些革命前輩,朱德、鄧小平、劉伯承、陳毅,哪一個都是響當當的人物。返程的路上,網上一搜,陳毅元帥的故居就在樂至縣,時間還充裕,大家臨時一商議,都說一定要去看看。

  到達陳毅元帥的故里已是下午,天空中飄灑著細雨。一座巨大的牌坊屹立在眼前,廣場寬闊得可容納數千人。穿過廣場走上山梁,隔了郁郁蔥蔥的樹木望過去,是陳毅元帥紀念館,參觀紅色故居,紀念館是必到之處,我們想也沒想,就一頭扎進去,逐間屋子逐間屋子地仔細看那些圖片和文字,從陳毅元帥少年求學到他參加革命,從井岡山斗爭到新中國元帥,從上海市長到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前半生戎馬倥傯,叱咤風云,而后半生則為新中國建設立下了汗馬功勞。觀其一生,讓人不勝感慨,是元帥們用堅定的信仰和必勝的信心造就了一個嶄新的中國,是元帥們用英雄的本色和超人的智慧向世界證明了中國人民的偉大。

  元帥的老屋就在紀念館的右下方,一座小山將老屋團團圍住,屋前屋后一片青蔥翠綠,門前是一沖梯級而上的藕塘,幾十個藕塘連成一片,淺淺的水波在淡淡的薄霧下輕輕蕩漾,寧靜而安詳。

  聽人說,夏天的荷塘不僅波光瀲滟,且芬芳四溢,當地每年都要在這里舉辦盛大的荷花節,我們來得遲了些,荷花已褪去盛裝,但這樣一條沖的荷塘并不妨礙我們的想象:一沖荷塘,夾在兩山之間,姹紫嫣紅,開出一的高低錯落,花在人間,人在花間,這不正是老一輩希望看到的幸福景象么?

  轉過身來,就是元帥的老屋。老屋很有年頭了,順著山坡隔遠了看一共有三重,大大小小幾十間,看得出來,元帥的老一輩應該是本地的富庶之家。老屋已經很老舊了,地面有些潮濕,潤潤的,屋里的柱頭樓索像上了一層黑釉,放出光來。元帥就出身在這里,從小在這里長大,讀書,踏著荷塘月色的日子,一定有著詩意的啟蒙,不然怎么會有“魯南峰影嵯峨甚,殘月扁舟入畫圖”的傾心描摹?靠山而居的歲月,也一定造就了堅韌不拔的性格,否則三年的贛南游擊戰不會名垂青史。

  元帥一生豁達,不為名利所累,開闊的胸襟、風趣的談吐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追隨者。近看《粟裕大將》,陳毅元帥雖只是劇中的配角,但是關鍵時刻的作用卻充分展示了高尚的人品和革命的情懷。

  我在元帥舊居里并沒著意去看一物一景,就像在廣安、在韶山、在花明樓,更多的是在回想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一生建立的豐功偉績。回望,有時是一種警醒,回望,有時是一種鞭策,回望,有時更是一種幸福的珍惜。

  人們之所以絡繹不絕地朝向紅色故居,并不是這些屋子的建筑有著特別的地方,更不是有人說的風水寶地,人們發自內心深處的是一種涌動難平的感恩之情,是一種幸福情境中的自覺自省,不管你生活的貧富,也不管你地位的高低,事實上它都已經融進我們的骨子里了。

  偉人故居,永遠值得我們去緬懷。因為,它孕育了一個民族的脊梁。

  劉玉新


(編輯:孫兒君)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