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三峽邂逅“醉美”秋天
發布時間: 2019-10-22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白居易筆下的《琵琶行》,杜牧筆下的《山行》:“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這些都是三峽的紅葉盛景,從兒時的向往一直燃情到今天。

  深秋,我終于得了空閑飛抵長江三峽,深度游覽瞿塘峽、巫峽和西陵峽的全景。而后我又到白帝古城追憶歷史煙云,尋找巴蜀文化遺存,聆聽古老三峽的浪漫故事,也品嘗了重慶地道美食——重慶老火鍋和奉節臍橙。最重要的是,我還圓了心中向往已久的紅葉夢。

  輪船駛進清澈蜿蜒的瞿塘峽,仿佛以上帝視角俯瞰巴楚風韻,兩岸漫山遍野火紅荼靡的山峰,一幅色彩明艷的長軸畫卷在我眼前展開,那些在風中搖曳成紅色的葉海,不由得在心中暗自贊美:紅葉真美!站在艙內向外展望遠眺,豈能過癮?獨自跑上船頂,更換角度平視瞻仰,山山連綿,嶺嶺相延,花燃山色中,如火似荼。

  游船“善解人意”,停憩在一個渡口。我們沿著山腳的青石梯,順勢爬山看紅葉。舉目四望,難以在較短時間走進。高處紅葉,大半是野刺梨的葉子,叢生灌木,仿佛是有意散布在山坡上。陽坡里的先紅,紅得耀眼,紅得發紫。陰坡的不那么艷紅,黃里透著一縷紅意,與陽坡的紅葉遙相呼應,把秋天的尾巴牢牢地拽住,層層疊疊,斑駁的巖壁上叢叢怒放,或枝椏挺立,或曲折低垂。如此平凡的草木,在三峽中綻放出絢爛的美感,那渾然天成的野趣,那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讓人驚嘆三峽的雄奇。

  拾階而上,登上一塊山地,此地一片浩如煙海的紅葉,那紅葉紅得豐富,紅得有層次。漫山是成片紅色的楓樹林,在暖暖的陽光照耀下,將斑斕的山巖打扮得嬌俏動人。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象導游說的,夏日山林的青枝綠葉和此時的紅色盛景相關聯。層層疊疊的紅葉,在陡峭的峽谷與碧綠河水的映襯下分外耀眼,一艘白色的旅行船在峽谷的浪花中,劃出一串串白浪花,遠處的猴群在山崖間的紅葉叢中跳躍,為這三峽的深秋增添了無限生機,我不禁被眼前的美景中融化了。走進任何一處山林,放眼四周,漫山遍野,一派火紅,不由得讓我情思綿綿。但見那柔軟锃亮、手掌模樣的紅葉鋪天蓋地,在大地上不斷潑染出火紅的初冬山水畫。歲月蹉跎的老柿樹,忠守著枝頭明艷光澤的紅柿子,永生永世,久久不能分割,或許它的主人已成為移民去往他地,但深秋果實仍掛枝頭。那果實,那紅葉,無不飄逸著人和自然之間濃濃的溫情。使我回憶起陳毅元帥的“西山紅葉好,霜重色愈濃”,那種季節更迭滿溢的美麗遐思。

  置身連綿的三峽“紅妝”中,我慨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贊美生命的華美。那滿山紅葉似彩霞,紅葉年年映三峽的盛景,使得長江三峽西之首的瞿塘峽更加雄偉壯觀,紅葉沿北岸的山梁由近及遠一直延伸到赤甲山下,怒放出如火苗的生命。

  王 珉


(編輯:孫兒君)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