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行走綠廊,感受水城文化”系列報道之十八:元鼎路
發布時間: 2020-07-14 來源: 揭陽新聞網 作者: 記者 蔡逸龍

臨江南綠廊元鼎段風景。阿 龍  攝

元鼎路街景。阿 龍  攝

彭妙艷老師(左二)在講述漢元鼎年間的歷史。阿 龍 攝

清《康熙字典》收錄“漖”卻不收錄“滘”。阿 龍 截圖

元鼎路位置圖。阿 龍 制圖



清雍正《揭陽縣志》采用“窖”字。阿 龍 截圖

清乾隆《揭陽縣志·揭陽八景圖》上的“玉窖喬榕”,用字為“窖”。阿 龍 截圖




  從釣鰲橋頭沿臨江南綠廊東行,步行1100米,就來到了元鼎路頭。


  元鼎路,一條用帝王年號命名的城市道路,有著怎樣的文化歷史故事呢?


  2020年夏,我們“行走綠廊,感受水城文化”采訪組邀請我市著名學者、地方歷史文化專家彭妙艷老師同行,專程來到元鼎路,探尋一段跨越2000多年的跟揭陽密切相關的歷史。


  第一個名字窖墘:溪邊道路之泛稱


  元鼎路其實并不是這條長525米的城市道路最初的名字,在此之前,它有過幾個名字。


  窖墘是這條路的最早名字。路邊東側的北通北河、南接南河的小溪是它得名的源頭。


  南宋以前,這條小溪叫玉窖溪,聚居于溪邊兩岸形成的村落,以溪為名,叫玉窖村。


  潮汕人稱器物的邊沿為“墘”,如碗墘、鼎墘(鍋沿),進而稱自然實體附近地帶為墘,如溪墘、海墘。對于玉窖溪,其實古人大多只稱“玉窖”而不必帶溪字,因潮汕方言“窖”即為小溪,而玉窖村得名于它,它又是聚居區里頭眾多小河汊(如北段支流的方厝前河、中段支流猛水河)的干流,因而稱窖即可專指玉窖,而聚居區里其它稱為窖的河汊,如吳西窖、馬山窖,就沒有省稱為窖。彭妙艷老師認為,這一點倒是跟古人稱河即指黃河、稱江即指長江一樣,是中華文化基因在潮汕大地的一脈相承。


  因而,玉窖溪邊的道路,就稱為窖墘。


  第二個名字北窖:河段漸成路名


  南宋紹興十年(1140),揭陽縣治定址于玉窖村,一個全新的縣城自此就在玉窖溪邊營建起來。


  隨著人口的遷入和城鎮化的建設,玉窖溪東西兩岸的聚居區逐漸形成規模,在城居民開始把玉窖溪分成南北兩段來稱呼,在新街橋以北的水域稱為北窖,以南的水域則稱為南窖。這樣的區分,可以更細致、準確地道明所指的區域和位置。


  明代潮州府同知、署揭陽縣知事車份在其《玉窖橋》一詩中這樣寫:“北窖通南窖,前溪通后溪。暗隨潮上下,分繞縣東西。”這說明,來到明代,北窖、南窖的水域名稱基本上已經取代了玉窖溪的名字。


  設置縣城之后,溪邊道路和聚居地的泛稱,基本上也跟著河段名“并駕齊驅”,北窖兩岸的稱為北窖,南窖兩岸的則稱為南窖。


  隨著經濟的發展,以北市、南市兩個農貿市場為中心的區域逐漸形成一些專業街區,溪邊的道路就有了新的名字,如北窖西岸南段的成了經營銅器的專業街,稱為打銅街,東岸則形成了柴街和草街,于是,往昔的溪邊道路泛稱“窖墘”的各個片段就了更貼切的名字,玉窖溪西岸北段的道路,就分成了北窖街、打銅街兩段,窖墘街保留為南段的專名。20世紀50年代,除打銅街保留原名外,北南兩街改名為北窖路、窖墘路。


  第三個名字北滘:繁化的方言字“插足”地名


  在清代以前揭陽的地方文獻資料中,稱小溪的“窖”,都是不加三點水旁的,上述車份的詩,還有各個時期的縣志,均用地窖、酒窖的窖來指潮汕小溪流。


  不用水旁的字來表水名,一些人對此不太樂意,來到民國后期,民間就開始用“滘”來取代“窖”了。1915年《辭源》首次在國家權威字典中收錄“滘”字,可稱為兩字開始混用的開端。


  其實,“滘”最早出現于清初屈大均編寫的《廣東新語》一書,該書在《水語》一篇中出現南方特色的地名“潭滘河”,并注明在新寧縣(今臺山市)境。據專家考證,屈大鈞《廣東新語》成書為康熙二十六年(1687)。然而,比《廣東新語》慢了29年,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首印刊行的《康熙字典》卻沒有收錄這個方言字。《康熙字典》收字49174個,十分廣泛,為歷代字典收字比較齊全的古代工具書,這部工具書甚至連民間俗字“鈡”(民間將“鍾”字簡寫為“鈡”,這個字成為20世紀50年代“鐘”簡化的依據)也收入其中,也收錄了另一個同樣表水域的廣東方言字“漖”,卻獨不見“滘”字。有學者分析,可能是“滘”以4個零部件“冖、八(舊字形為兒)、工、口”組合成所謂聲符的造字方式不被康熙字典編纂者認可,才使這個字不能進入當時的國家權威字典。同樣身在廣東,清代各個時期的揭陽縣志編纂者,也不認可這個字,因而沒有出現在縣志中。


  《辭源》首次出現“滘”字,人們使用“滘”便有了依據,于是,具異體字性質的“北滘”開始跟“北窖”混用了。


  方言字缺字讓“滘”出場尷尬


  用有水旁的“滘”來表述水域名稱,人們覺得比較合理自然,于是,書寫的“滘”就取代了“窖”。但在印刷用字方面,卻有些尷尬了。因為是方言字,只在廣東地區流行,在鉛字印刷時是沒有字模的,排版工人用字要么靠取偏旁拼字,要么用木版雕刻替代。尷尬的是,“滘”的右偏旁沒有單獨的字可用,拼字時只好將就著用“窖”拼上三點水旁,這卻又變成了另一個字典里沒有的字!民國時期揭陽的一些報紙,用木刻字模“滘”排上后,就在后面括注“以下用○表示”,這樣,一篇文章原本出現10個“滘”字,在報紙上就只出現1個,后面的9個全由○代替。


  缺字擋不住人們使用“滘”的熱情,新中國成立后在北窖東岸創辦的一所小學,就曾命名為北滘小學,今天西馬街道還有滘墘社區居委會。


  來到20世紀90年代,鉛字印刷謝幕,人們跨進電腦時代,但“滘”還是處于尷尬狀態:電腦里的常用字庫沒有,即便有,也僅宋體才有,楷、仿、黑體也是在過了差不多20年后,才有了相應的字符。缺字、缺字體,拼字、造字,幾乎讓“滘”每次出現,都與身邊的字顯得另類。


  2002年,市區道路命名改名開始討論征求意見的時候,就有聲音說:讓方言字和偏僻字在地名上走開!


  第四個名字元鼎路:銘記2000年前一段歷史


  元鼎路的名字就在2002年的揭陽市區道路命名改名時,取代了北滘路,成為新地名。與此同時,紹興路取代了滘墘路,“滘”字從兩路退出。


  曾參與當年的討論并提議將元鼎、紹興兩個帝王年號命名為城市道路的彭妙艷老師,講述了當初的命名理由:西漢元鼎六年(前111),漢滅南越國,復置南海郡,將揭陽縣重新劃入中央管轄范圍;南宋紹興八年(1138),朝廷復置揭陽縣,兩年后設縣治于玉窖村。這兩件事都是揭陽歷史上的大事,值得永遠紀念。


  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秦朝平定嶺南,設置桂林、象、南海3郡,嶺南地區自此劃入秦朝版圖。揭陽縣作為南海郡轄的縣之一,成為粵東地區最早的區劃行政區名。


  然而秦末動蕩和楚漢相爭,讓管理南越的秦將趙佗產生了割據一方的念頭,漢王三年(前204),趙佗建立南越國,自號“南越武王”,開始將嶺南地區割據為一方,遠離中原地區。在劉邦建立漢朝之后,南越國雖然勉強臣服漢朝,成為藩屬國,卻時時打著割據的主意。呂后八年(前180),呂后去世,趙佗自稱“南越武帝”,開始圖謀跟漢朝一樣平起平坐。南越國割據嶺南93年,歷五王,直至漢武帝元鼎六年,在南越國發生動亂的時候,漢朝發兵平息動亂,重新將其疆域劃入漢朝版圖。


  揭陽縣也在這一年重新回歸中原一統,《史記》和《漢書》均記載了這一歷史:“……南越揭陽令,聞漢兵至,自定降,侯。”


  元鼎六年(前111)到今年正好是2130年,元鼎路命名也有18年了,彭老師說,將有紀念意義的歷史年份命名在地名上,就好比古人勒石記功和載書史冊一樣,是一種永遠紀念的方式。元鼎六年代表著一個統一的年份,也是揭陽歷史上一個重要的節點,用年號來紀念,并且安排在揭陽市區這條最古老的街路上,是一種值得肯定的地名命名方式,因為地名銘記了歷史,鐫刻了永遠。他建議,可在臨江南綠廊元鼎路段上建造相關的景觀標識,以更具體生動的元素來體現2000多年前的這一幕統一歷史。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 河南快3开奖号码走势坉 排列5究竟有什么规律 如通股份股票 欢乐彩票是骗局吗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 北京幸运28开奖官网 青海快三哪个软件有 十分快三是正规的吗 股票融资好做吗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好彩1分析 股票涨跌指数怎么看 山东省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 口子窖股票行情走势 股票行情002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