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歲末清供
發布時間: 2020-01-22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張秀云

  辦公室的案頭放著一只木瓜,閑下來時,就拿在手里摩挲幾下,金黃的木瓜經熱手一撫弄,果香味就更濃了,熏得杯中水桌上書都有了香氣,待放下來時,余香滿掌,好一會兒都不消散。這只木瓜,經過我月余的寶愛,已經有了寶光一樣的釉質,古董似的幽幽發光。


  上月我陪朋友游玩,在山坡上遇見了一片野生木瓜林,山上風大霜寒,斑斕的紅葉撒了一地,金黃的木瓜掛在紅葉蕭疏的枝條上,老遠的就招人耳目,我們興奮地摘了一大袋抱著,眼見地上落得黃燦燦一層,真嫌手不夠用。就用鏡頭記錄,攝影師老楊,拍了許多我們與滿地木瓜的合影。把帶回來的木瓜分贈給朋友,大家都被那濃郁的果香惹得歡喜不已,與我一樣,也放在車里,放在案頭,日日與之對視,算是清供了。


  清供古已有之,那些擺列陳設于案幾供著的,可以是古玩文物,可以是書籍畫卷,也可以是花枝果品。這樣的歲末,隆冬天寒,百卉凋殘,在瓶里插一只干蓮蓬,一枝若梅花的烏桕實,一枝干枝石榴,都是不錯的清供。我一直喜歡干蓮蓬,干老的蓮蓬最具看相,經風霜歷練后,它鐵骨錚錚的,似乎有堅不可摧的意志,那些黑色的蓮子半裸在暗褐色的老殼中,有一種勘破世事的沉靜,室外寒風凄厲風雪漫漫,開著暖氣坐在晴窗下,看一會書,喝一杯茶,瞅幾眼老蓮蓬,頓覺得生活寧靜溫柔,幸福披瀝。


  不需要金石珠玉,清供,玩的就是一份閑情,一份了悟,一份瑣碎庸常里的小情調小安逸小風雅,這樣的閑情了悟,誰都可以有,又誰都可能沒有。


  如此歲末,如有一枝素心臘梅可插,亦最好不過。不愧于花中君子之稱,寒梅真香,經風雪歷練并且戰勝了苦寒,它香得痛快淋漓,又濃又雅又烈性,用汪曾祺形容梔子花的話來說,那叫“碰鼻子香”,撲疼了鼻子似的莽撞濃烈。形貌也可人,斜斜的一枝,插在瓷瓶里瓦罐里,最容易入畫。汪曾祺在《歲朝清供》一文中,提到曾見一幅舊畫:一間茅屋,一個老者手捧一個瓦罐,內插一枝梅花,正要放到案上,題目是:《山家除夕無他事,插了梅花便過年》。此言惹我懷舊起來。前幾年,朋友每歲末,都給我剪幾枝她院子里的臘梅送來,我找一陶罐插了一罐子,客廳里就滿是“碰鼻子香”,香著香著,年就到了。可痛的是,去年她生病走了,她家的小院也因為拆遷而消失,年還要過,但斯人斯梅,這個世間已不能覓見了。


  冬天里我喜歡養水仙,幾顆洋蔥頭似的根莖丟在白瓷盆里,加點水,漸漸就長出亭亭一盆青蔥的葉子,新年來臨時,開出一朵朵嬌黃的花,每天看一看聞一聞,很有成就感。水仙水仙,得水能仙,自然是不錯的清供,如果不養水仙,養一盆蒜苗也好,或者把一個白菜根斬下來,盛在小碗里,置于窗臺,每天淋點水,看它抽葉開花,青葉黃花,素素淡淡,也非常好。一盆黑豆苗,一塊蘿卜頭,也同樣可以養出花意來。凡是用清水能養出來的東西,應該都是恬淡的,都可以做素心人的一份清水之供。


  我案頭的這只金木瓜,每天摩挲在手,聞一聞,心中每每填充了小歡喜。野生的木瓜不容易腐爛,按照經驗,它可以伴我到新年到來。即使它枯萎了離開了,香氣一定還在案頭在心中,繚繞不絕。


  (編輯:陳悅申)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 股票的发行与上市 熊猫四川麻将电脑版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单机免费四人打麻将 上海申城棋牌下载 网上电玩金蟾捕鱼 股票价值投资论坛 汇顶科技股票股吧 快速赛车出号规律 正版蓝月亮二四六精选 正规网赚项目 未来云南麻将教程 3d一的对应两码是几 贵阳麻将 哪个分分彩是官方开奖 德甲 武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