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偕詩過年
發布時間: 2020-01-22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林曉蘭

  王安石的《元日》:“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總是讓年的氣氛那么有聲有色地喜氣洋洋而來。而其中的“總把新桃換就符”這一句,更是一下子把我喚回了那久遠而又美好的童年時代,關于過年時桃符的可愛而可親的回憶……


  記得那時每到農歷臘月二十四,傳說也是各家各戶灶君上天的時節,而在這一天之前,母親總會把家里所有人放在身上的舊符一一收回,然后放到神廟的燒紙塔里……最后,等到正月初五,再去各神廟上香祈禱,領回新的平安符,分成幾份,再虔誠地分發到我們每個人的手中。記得那時的我也是多么虔誠地接過母親給我的平安符,在她鄭重其事的叮嚀“好好放在身上,不要弄丟”中,我總是點點頭,并下意識地用力按按裝有新符的衣兜。


  “乖。”母親見我這樣,總是高興地摸摸我的頭。那時分,一股莫名的歡喜與幸福感總是在我小小的心里升騰而起。而這,也曾讓后來逐漸長大的自己不以為然:至于嗎?


  終于,直到今天,走過生活的山山水水之后,其實也明白,有些東西,其實就是一種生存氛圍的烙印,我們不必探究它有沒有意義,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意義。比如桃符本身所具有的色彩,迷信也好儀式感也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帶給我們一種關于愛與溫暖的記憶就夠了。因而,彼時,當大人們遞給我們一張張寄托著他們對我們美好祝愿的平安符時,我想,那些時光深處,它們曾給我們帶來的歡喜與幸福感,如今,都一一可以理解了:試想,能感受到被愛、被呵護的孩子,誰不會感到歡喜、幸福呢?


  “總把新桃換舊符”的習俗依然在年的腳步聲中祥和的演繹著,年,也因為它,而更具古典而迷人的色彩了。


  當然,古人寫過年的詩篇,精彩的肯定不只《元日》這一首,比如蘇軾在仁宗嘉祐七年(1062年)于鳳翔做官時,因公事無法回卞京與父親、弟弟團聚,回想故鄉歲暮的淳樸風俗,遂寫下《饋歲》《別歲》《守歲》寄予子由(其弟蘇轍),聊表思念之情。這三首詩,更是歷代文人寫過年的詩篇中無法繞過的華彩樂章。


  在年來之前,親友之間的互相饋贈過節禮品的親熱美好場景,蘇子的《饋歲》一詩對此便刻畫得無比鮮活生動了,而其中的“農功各已收,歲事得相佐。”和“富人是華靡,彩繡光翻座。貧者愧不能,微摯出舂磨。”的詩句,更是寫出了在古代,作為農業社會的成員,在農忙時節,大家互相幫助,過年時又用禮物互相贈送道謝。寥寥數語,將一幅生機盎然、絡繹不絕的歲末饋送民俗圖那么生動而又淳樸地再現在讀者面前。而這,又何嘗不也是我們今天身邊正在演繹著的世俗生活?它蘊含于其中的熱鬧而又充滿人情味的傳統文化氛圍,更是再次將年的氣氛推向了高潮。


  送完了年貨,接下來就是辭舊歲迎新年了。這是一場關于時間的神圣的交接儀式,說它是神圣的,是因為在時間的面前,說到底,每個人都是一場場時間累積的總和,在時間面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貧富貴賤,都不是時間存在的理由。即使,多少人花盡千金想買住青春的年華在她(他)身上永駐,但我們都明白,再怎么努力地保養,都只是一場美麗的謊言。有些無奈,卻是事實!因而,我們也便不難理解了蘇子《別歲》一詩中“人行猶可復,歲月哪可追”的感嘆。隨后,詩人又發出了關于時間的追問——“問歲安所之?遠在天一涯”。但其實,詩人早已從古人的“百川東到海,何時復西歸。”“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中感悟到時間的最終去向了,故而才引出了這樣的回答:已逐東流水,赴海歸無時。


  在歡天喜地的辭舊歲迎新年的時節,給生命以時間的追問,即使感嘆時間帶來的只有蒼老,但正因為如此,才明白了惜時的重要性。而蘇子最后也以《守歲》為我們帶來了在明白時間的一去不復返之后的自我釋懷,對新至的歲年也打開了深情的展望“努力盡可夕,少年猶可夸”。守歲的終極意義在這最后的一句中升華得淋漓盡致:珍惜時間,努力從今日始,不要讓志向抱負付諸東流。


  ……


  偕詩過年,年,就這樣款款來到我們的身邊了。而它,將要去哪里?這些都已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讓我們也像詩人一樣去用心地守歲吧。


  (編輯:陳悅申)


单机奔驰宝马免费版 网络兼职怎么赚钱 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大全集图 辉煌棋牌进不去老加载中 电玩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贵州闲来麻将 怎么靠互联网赚钱 数据港股票 皇家国际棋牌 捕鱼王怎么才能挣佣金 qq四川麻将游戏下载 手机网游赚钱排行榜 街机千炮捕鱼无限金币 豪利棋牌app二维码 千炮彩金捕鱼最新手机版 手机麻将游戏排行榜 学生一天赚70的软件